张闻天————一个被历史淡忘了的传奇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业补贴 > 淡水养殖 > 正文
 2019-06-10 10:32     浏览次数:15

张闻天————一个被历史淡忘了的传奇人物。

  张闻天出生在请末民初的上海,这个时期的中国点缀着太多的悲剧。

袁世凯登基、张勋复辟、军阀割据。 整个社会因权威核心的丧失,反而变得更加的动荡和混乱。

然而,正如恩格斯评价文艺复兴时代所说,那是需要巨人并诞生巨人的时代。

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所表现出来的全民解放、浓郁的景观,震醒了古老的中国,也震撼了年轻的张闻天。

于是,张闻天走在了改造中国巨人的行列,热情洋溢地宣传共产主义思想。

  跟当时许多共产党员相比,张闻天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 在于党之前,他有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有着留日留美的背景,创作了长篇小说和三幕剧,担任了《南鸿》周刊的主编。

在当时,才华横溢的张闻天完全可以赚些“名声利禄”。 但是,他为了革命,自愿抛弃一切财富,投身于人民革命事业。

他不想索取,只想回报。

所以我们说像张闻天这样的知识分子革命者,与其说是忧国忧民的一种爱国表现,毋宁说是抱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政治抱负去寻求真理。

  他乐于接受新思想,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严酷的现实,富有牺牲精神。

为了历史和社会的进步,为了解放受压迫的民众,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复兴。 他毁灭自己,温暖大众。

这奉献是多么的彻底,自剖得多么的深刻!所以我们崇拜他不单是他那种兼济天下的政治抱负、物饱民于的灼热的同情心,更是那种最纯洁、最忘我、最彻底的革命精神。

  什么是英雄?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

这句话,在张闻天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注释。

  1935年,由于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推行,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迫使红军放弃根据地,被迫长征。 红军主力在一路上围追堵截斗争中大大削弱,就在革命最低潮的关头,年仅35岁的张闻天担任了中共中央最好领导职务。

由他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前后中,却做了惊天动地的三件大事:一是在遵义会议上,他毅然于“左”倾错误阵营决裂,确保了会议胜利召开;二是在长征途中,他积极同张国焘分裂党的阴谋进行斗争,维护了党的内部统一;三是达到陕北后,他努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

他用自己的敏锐的政治眼光和出色的组织能力,消除了党内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然而,作为一位书生的政治领袖,张闻天的身上有着更可贵的有点,便是他的民主作风和他的豁达无私。 他在担任中共职务期间,一直坚持集体领导,遇事总要征求大家意见,经过讨论后,再由他做结论。

虽然,那段时期是我党最混乱、最困难的一个时期,但这又是我党思想极自由、极民主,政治上最浓于热情、又富于成就的一个时期。

在这期间,他没有在党内搞宗派、开整风,没有树立自己的威信,却几次主动申请到白区工作和退让职务。 对此,毛泽东曾经多次称他为“开明君主”。 这一切的行为,在我们眼里看来,似乎是武侠剧情节的虚构,但这恰恰表明张闻天的品德太高尚了,高尚得有点虚幻,有点晕眩。   老子说:“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混乱有忠臣。 ”大概是在国家最混乱的时候,人心里面的美与丑、高贵于残忍、忠诚与邪恶,才能发挥到极致。

  张闻天最感动世人的,还是他在庐山会议上的慷慨激扬,至今让人想起都荡气回肠。 于遵义会议相同的是他又重新举起了反“左”倾错误的大旗。 而这次他已退出了中央核心领导地位。 他知道这条路没有白昼、没有明月,等待他的只是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了。

在顶住各方面压力后在庐山会议华东组会上发了言,并讲了三个小时,全面系统的阐述了大跃进的错误影响。 他已抱定九死未悔的心抒发他的一颗拳拳爱国之心,已高度的党性原则表达了对国家的忠诚。

在国家风口、浪尖、累滚下挺身而出。

这是何等的胆识和坚强啊!然而,让他痛感的是,整场大会孤掌难鸣。   他从不为个人惨切的遭逢而怨怼,更没有为庐山会议的发言而惋惜。 事后,他对刘英说:“事实上我非讲不可,老百姓都快没饭吃啦,经济搞不上去,人们生活怎么得了”。

令我们扼腕叹息的是,历史没有满足他的期待,而是带来了一集集悲剧的连续剧;民族没有回答他的呼唤,而是留下了一连串深重的灾难。 然而,这个在狂热混乱时期替真理冒险争取复兴的殉道者,他殉道时那种勇敢、从容于美丽,将会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张闻天是说不尽的,也是永远无法琢磨得透的,无论是他“贵族”革命者的身份投身于无产阶级事业,还是主动“禅让”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革命正气和无私奉献,还是他在国家最危难的关头,以“普罗米修斯”的英雄形象的出现。

还是#8226;#8226;#8226;#8226;#8226;#8226;,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们怎么说也无法说尽。

  他为真理奋斗了一生,直到死后,也没能看到中国走出低潮,这是他一个人的悲剧,更是整个国家的悲剧。

他早年,为了寻求救国真理,放弃一切,深入虎穴,宣传共产主义思想,晚年,却背负着“反党”、“内通外国”、“机会主义”等种种极为恶毒的罪名,还被没完没了地批判、审问、斗争。 他类似于韩信、岳飞的经历,重读他,不禁让我们泪流满面,和带给我们一个永恒的思考与追问:为什么历来总是有那么多的功臣,总是在无限凄苦、孤独中走向另一个世界呢?这是历史的逻辑,还是民族的命运?这是社会的缺陷,还是道德良知的休克?  1976年7月1日,是我党建党35周年的纪念日,这位为党立下巨大功勋的人,在无限的悲凉中走过了17年之后,最终不甘地停止了呼吸。 然而,他永远不会知道,就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三个月后,动荡十年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三年后,他莫须有的罪名彻底的昭雪平反,十三年后,他的家乡浦东开发建设。

对于这位英雄的“早逝”,又成了我们无法说出的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