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巨亏297亿 富国基金连遇“黑天鹅”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业补贴 > 淡水养殖 > 正文
 2019-06-10 11:30     浏览次数:24

一季度巨亏297亿 富国基金连遇“黑天鹅”

  尚未从一季报业绩近300亿元巨亏的低迷情绪中恢复,一贯偏爱有加的重仓股()就遭遇“黑天鹅”突袭。 公司旗下重仓诺普信的5只也遭遇大幅回撤,这对富国基金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无独有偶。

2015年以来,违约债、违规操作、子公司涉“失效疫苗”,这些“黑天鹅”都被富国基金遇上了。

  上海一家上市券商的高管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黑天鹅”事件本身是不可控的,被动“踩雷”的对象往往很无奈。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只能加强风控,尽力分散风险,以增强对潜在‘黑天鹅’的抵御能力”。   再拖后腿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富国基金一季度累计亏损亿元,在105家公募基金中业绩排名垫底。 其中,()亏损亿元,是单只亏损最多的基金。

  记者梳理发现,低风险的和在富国基金一季度业绩增长中扮演着力挽公司业绩下滑狂澜的重要角色。 公司旗下的12只长期纯金、9只一季度均实现盈利,然而,对于同期50余只基金亏损所带来的亿元的巨额“窟窿”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在富国基金旗下的亏损基金中,有6只基金亏损超过10亿元。

除了“亏损王”富国中证军工指数分级外,富国中证国有企业改革指数分级()、()分别亏损亿元、亿元。   统计显示,富国基金旗下的12只被动分级基金无一例外全部以亏损收场,其中10只指数分级基金累计亏损亿元。 另外,富国基金一季度亏损最多的前10名中有一半是指数分级基金。   富国基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产品很大部分是指数基金,而富国又是目前全市场指数基金规模最大的,截至2015年年底占全市场份额的1/5。

客观上,在市场普遍大跌的情况下,权益类往往会比非指数型基金跌更多。

”  与众多借助分级基金崛起的公募同行一样,分级基金之于富国基金更像“黄粱一梦”。 2015年中报业绩排名中,凭借对分级基金的扩张,富国基金以亿元的利润跻身行业前十,位列第六。

但从去年三季度开始,分级基金却成为富国证券挥之不去的业绩“硬伤”。   2015年9月底,富国基金旗下的10只指数分级基金无一盈利,累计亏损额达437亿元。

2015年底富国基金以亏损亿元的年度业绩收官,已进入倒数行列,位居2015年公募基金亏损榜第4名。

  仅富国中证国有企业改革指数分级2015年就亏损了亿元,成为当年单只基金中的“亏损王”。

而今年一季度的“亏损王”富国中证军工指数分级在去年业绩也以亿元的亏损,位居当年单只基金业绩亏损榜第16位。   中泰证券分析师马刚表示,与去年分级基金辉煌时比,单只基金的规模已是物是人非,市场已无场内规模上百亿元的分级,原先因分级基金而盛极一时的基金公司也开始遭遇下坡路,这是导致部分基金公司市场份额及业绩排名反差巨大的重要原因。 他同时指出,基金公司在产品的配置上如果过于集中,一旦该类基金规模增长速度发生急剧变化时,就会对基金公司的总体市场份额产生较大影响。   华南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认为,虽然分级基金拖了不少基金公司业绩的后腿,但并不能以偏概全,将全行业的规模缩水和业绩下滑完全归罪于分级基金。

“在一季度的中,很多偏股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  记者统计发现,一季度单只基金业绩垫底的10只公募基金产品中,指数分级基金和偏股基金各占5只。

  数据显示,一季度公募基金整体亏损超过3000亿元。 在录入的3935只基金中,%的基金产品一季度处于亏损状态。   分析师冯迪昉认为,由于一季度股票市场总体上处于下跌,因此,以股市为追踪标的的分级基金出现不同程度的跌幅。 对于整个公募基金行业一季度的表现,冯迪昉则强调,行业资产缩水主要是受到基金亏损和部分类别基金净赎回影响,则是公募基金亏损的主要来源。   国元证券统计数据显示,货币基金是一季度的盈利主力,累计盈利超过300亿元,其次为。

反观以A股市场为追踪标的的权益类基金,一季度合计亏损超过3360亿元,成为公募基金行业最大的“拖油瓶”。   伴随国富基金一季度规模缩水和业绩下滑而来的还有“迷你基金”增多的问题。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一季末,富国基金旗下有7只基金产品的资产净值已经低于5000万元,这些迷你基金主要集中在货币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其中最袖珍的基金资产净值仅为万元。   6只基金“踩雷”诺普信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近日,富国基金旗下的6只基金同时撞上了“黑天鹅”事件。

  因4月17日曝出“常州毒地”事件,常隆化工就开始遭到千夫所指,“农药第一股”诺普信因持有其35%的股份也引发大幅波动。

重仓持股诺普信的富国基金因此间接“踩雷”。

  诺普信及富国基金发布的2016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的、、成长混合、、混合以及富国优化增强债券A/B这6只基金累计持有股份万股,占诺普信总股本的%。

  自4月18日至今,诺普信股价持续下跌,9个交易日内诺普信股价累计跌幅达%。 如果富国基金二季度以来尚未调仓,参照一季报的数据推算,富国基金的持股市值在10天内蒸发了万元。

  记者统计发现,富国基金对于诺普信“情有独钟”。

自2008年诺普信上市伊始,富国基金就出现在其股东名单中。

除了在2008年三季度和2009年一季度,富国基金悄然“退场”外,近8年来,富国基金一直占据着诺普信的股东席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5年底,富国基金对诺普信的持仓达到历史峰值。

富国基金旗下的14只基金同时持仓诺普信,累计持有万股,当时对应的市值为亿元,占诺普信总股本的%,仓位直逼基金公司持单只股票不超过10%的上限。

  虽然今年一季度仓位有所下降,但在诺普信的前十大股东席位中,富国基金旗下的3只基金就包揽了第四、六、八三个席位,而国富基金一季度末的整体持股比例已介于第二和第三大股东之间。   此次遭遇“黑天鹅”后,除了持仓市值流失外,上述6只持仓诺普信的基金同期的也出现不同程度下跌。

截至4月28日收盘,持仓较少的富国优化增强债券A/B近9个交易日的跌幅也较小,仅为%,其他5只基金的同期跌幅均在%以上。   对于诺普信的“黑天鹅”事件,富国基金回应记者称,“将尽责尽力对所投资的公司进行充分调研,并承诺以最大可能保护持有人的利益。 ”  记者盘点发现,富国基金近半年来接二连三迎来“黑天鹅”的光顾。

债市遭遇违约、股市投资标的踩雷、基金业绩下滑,从债市到股市再到基市无一遗漏。

  富国基金在去年11月遭遇山水水泥发行的20亿超短融债“15山水SCP001”违约,公司旗下的富国新回报基金因重仓该超短融债券而陷入危机。 富国基金、鑫元基金、、4家公募纷纷“踩雷”,公募基金最终与山水水泥对簿公堂。   富国基金2016年在股市踩雷更为频繁。

由于金亚科技涉嫌财务造假等违规操作,2016年1月开始,富国基金、易方达等十余家公募基金对金亚科技的估值进行了折价调整。 而当时富国基金旗下的富国中证移动互联分级基金、富国高端制造、富国天博基金均持有金亚科技。   继年初在金亚科技上栽跟头后,今年3月份富国基金再度遭“黑天鹅”。 因沃森生物的子公司卷入失效疫苗案,富国基金、纷纷下调了对沃森生物的估值。   “用公募基金的长线眼光看,只要真的有价值,时间会给出最好的评判,不必在意一时的得失。

”对于“黑天鹅”给富国基金带来的账面损失,上述基金经理这样判断。

他认为,“黑天鹅”事件并非常态,它造成的恐慌与极端行情也只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