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名嘴崔永元和他的《实话实说》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业补贴 > 淡水养殖 > 正文
 2019-06-10 09:33     浏览次数:144

央视名嘴崔永元和他的《实话实说》

  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最大愿望是什么?倪萍希望电视观众能够为了她把电视机打开,她的确有过这样的辉煌。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家的电视"名花易主"崔永元,专为崔永元打开了。   好看不过《实话实说》,期期必看,不舍错过!星期天多想睡个懒觉啊,可是为了看这个节目,已经整整等了一个星期,似乎有一件必须要办的事在那里等着,好象一个久久的约会不能不到一样,心里老惦着这档事儿,真有一点小时候天天"盼过年"的感觉,还是起床一睹为快吧,根本等不到下午的重播。 崔永元犹如一位高级"厨师"烹饪有方,一桌"色香味"俱佳的周日"好菜"总能如期呈现在观众面前。 不是说《实话实说》节目期期出彩、但至少没有一期让人失望过,总有看头,让人赏心、悦目、开心、快乐。 不看白不看,看了不白看。   节目每期话题独具匠心很有创意,标题干炼精彩简约明了,内容包罗万象五彩纷呈,能紧紧抓住观众的心理需求。 节目组经常恭请绝技在身的能工巧匠一展风采,谈他们成才的艰巨性,激励人们发奋向上;经常邀请成功人士讲他们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启发大家平和对待人生;对误解、挫折、失败、成功等心理状态进行认真探讨,对下岗、再婚、教育这些重大社会课题一直予以强烈关注,其社会公益性有目共睹,节目质量一路攀升!《老兵新传》、《感受坚强》、《常回家看看》、《儿女婚事》、《咱们工人有技术》等节目有生活,有意境,有启迪,堪称经典,过目不忘。

  崔永元的主持艺术当属一流,永远面带微笑的他,说话不温不火不紧不慢正当火候,语言不乏机警不乏幽默不乏诙谐恰到好处,看起来很随意、很轻松,其实很用心。

他的夸张得体,状喻合理:他可以说《常回家看看》的词作者车行挣足了稿费盖小二楼去了,他可以说《焦点访谈》的一位观众光是评述就写了好几麻袋,这些话如果换别人说就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然而一经他说出来,立马"妙趣横生没商量",观众或会心一笑,或心里往外乐,或偷着乐如果把他说的话一一拆开,或挪开当时的语境,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有些平实。

平中生趣、俗中见乐,是他说话的最大特色。

  《实话实说》的语言环境是宽松的,现场气氛是活跃的,得益于崔永元独到的个人魅力所致。

他狡黠机智,随机应变,喜欢自嘲。

一位聋人老师说她是北京十二中毕业的,他马上说"咱们是校友",真那么巧吗?在《老兵新传》里,他面对让人尊敬的老兵,他说他在部队大院里待过,即刻就拉短了与嘉宾、与现场观众的心理距离,对活跃、调节、渲染现场气氛起到极好的作用。

  每次看《实话实说》都是掐着表看的,觉得话头才刚刚打开,觉得好戏还该在后头,却到了崔永元站起来向大家鞠躬说"下周再见"的时候啦。

总给人一种言犹未尽"不过瘾"的感觉。

这时候的我不再觉得崔永元很"酷"而是有些"残酷"了,为什么要结束得这样早?一是能亲临现场的观众总是难得,但凡去了总带着一肚子话要说的;二是嘉宾与现场观众交流的时间太短,那么多现场观众,真正能得到说话机会的不多;三是即使有机会开口又往往被崔永元"武断"地打住,印象人家的话还没说。

完全可以把这个节目做到五十分钟至一个小时,把节目做足。

有那么几位经历特殊、具有特色的嘉宾,有那么多远道而来的现场观众,经过交流、碰撞,原来可能并没有多少想法的人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也会产生一些好的想法、说法,一定还会有很多精采的地方,却在不该结束的时候结束了,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也许是"精彩的节目不嫌长"吧?  我曾经把每期节目的名称记下来,还写过不少收视感呢。

还曾写信建议:为了巩固节目的可视性、提高收视率,或一季度,或半年,把话题加以归类整理,对精彩对白、片断重新回放,一定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我愿意《实话实说》节目常办常新,不改中央台的拳头栏目的位置,不舍得小崔有一天"下课"!  白岩松说得好:其实观众认可主持人,已经不仅仅认可他的节目,是认可他这个人,这个感觉是对的,这辈子对小崔不可能不关注,凡小崔处皆注目。 《小崔说事》还在看,依然很开心。 他做得老电影有板有眼,别有风采,我喜欢。   最让我感动的是崔永元在一期《艺术人生》中的真诚坦荡,磊落光明,我对他更加敬重。   因为常年失眠的困扰,他不幸患上抑郁症,很多时间里想法都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了,甚至想到过死,由于社会的偏见,类似病人一直是很避讳的,而他面对镜头,谈说他的困惑,叙述他的抑郁,倾吐他的委屈,直言他的感慨。

连念叨痛苦的时候,他也不忘幽默,说患抑郁症的人都是天才,他举例说:韩国李恩珠、香港张国荣、美国海明威,都是患抑郁症而自杀的。

他希望人们不要疏远这种病人,更不要歧视他们,应该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们跳出苦海。

  崔永元坦言走进电视这一行十年里,感觉十年前的他和十年后的他,只是一个时间差而已,从没把自己当明星看待,觉得主持人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好多主持人做着做着就变了样,但是他却从不敢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从1996年开始《实话实说》一直到今天,他的心态没有随着自己的名声有什么特别大的浮动,以前的朋友还那么铁,以前的习惯还没有改,以前的话半句也没忘,台里的大小规矩一点也没敢敷衍。

他问心无愧地说自己没有参加过一次商业活动,没挣过一分钱的黑钱,始终规规矩矩地挣台里的工资。

  他认为十年后的自己会更快乐。 在别人眼里,他已经功成名就了,但他心里依然揣着一份责任感,因为自己在媒体里工作,知道媒体会影响很多人,很多孩子都是看着电视长大的,他们的很多思想观念包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自己做人的态度和方法,都是从电视里面学到的。 这份责任很神圣,尽这份责任很快乐,心里很踏实,很安心。

  屏幕上的他熠熠生彩,生活中的他委实可爱!与他出生在同一个时代,快乐实在多,由衷谢谢他,真情祝福他!      。